信立泰(002294.CN)

信立泰业绩与股价双杀:连续回购市值涨百亿 能否救赎还看新集采

时间:20-07-16 07:20    来源:新浪

导语

《投资者网》蔡俊

去年痛失明星产品集采的信立泰(002294),股价经历暴跌后,公司以回购方式稳住资本市场,内部也做出重大改革,但真正的较量,伴随全国新一轮集采开启,才刚刚开始。

股价暴跌、药物失标,信立泰(002294.SZ)从至暗时刻走来,以一系列操作伏笔,意图实现救赎。

公司实际控制人叶澄海家族的救赎第一步,从资本市场回购开始。今年以来,公司每月通过回购来稳定股价,截至目前,已走出去年暴跌的阴霾。

救赎的第二步,公司痛定思痛去年集采失标,家族姐弟俩在77岁父亲叶澄海的带领下,内部做出重大改革,涉及药物管线、业务结构等方面。

救赎的最后一步,是迫在眉睫的最新一轮全国集采。公司上阵几款药物,将直面行业巨头竞争。此战,将决定这只曾经的白马股复兴大计。

1

稳住股价

今年信立泰很忙,每月忙着大笔回购股份。

7月2日,公司发布公告,称今年上半年通过集中竞价方式,回购了公司1750.3万股。最低与最高成交价分别为16.91元/股、29.85元/股,总计成交额达3.27亿元(不含交易费用)。

每个月初的回购进展公告,成了市场窥探信立泰资本运作的一扇窗口。去年,这家曾名噪一时的白马股,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至暗时刻。

至暗的帷幕,始于全国集采大会。信立泰多年塑造的明星产品泰嘉,意外落选。以此为转折,公司遭遇业绩与股价的“双杀”。

2019年9月,信立泰的股价连续多日接近跌停。不少投资人用脚投票,斩断了仓位,也斩断了公司市值。最惨的时候,曾被券商看好能突破500亿的信立泰,市值竟不到200亿。无奈之下,倒逼实际控制人叶澄海家族出手。

叶澄海家族给的定心丸,是以自有资金2.5亿-5亿元,回购公司股份。草蛇灰线,伏脉千里,公司在资本市场沉稳布局。从今年回购轨迹看,当股价低位徘徊,信立泰就大举吸筹;当突破相对高位,就缩量建仓。

根据公告,今年前五个月的回购价格,最高20.16元/股。这段时间也是买入高峰,截至5月底,公司累计斥资2.98亿元,超过最低投资。之后的6月,伴随股价突然上涨,公司逐渐收缩进场规模。

合理的资金安排,巧妙的建仓时点,叶澄海家族在资本的刀尖上舞蹈。截至7月15日,公司股价报收37.01元/股,市值达387.13亿,开始恢复元气。

然而,大股东质押的警报仍未完全解除。公告显示,控股股东信立泰药业,仍质押公司2.72万股,占公司股权26.01%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进入6月以来公司打破沉默,一举公告旗下多个药物注册批件、临床试验。受此影响,股价一扫阴霾直线上行。市场有猜测认为,公司与大股东之间或存在“默契球”,即一个释放利好,一个进场抬轿。

对此,《投资者网》致电和以邮件形式,联系到信立泰投资者关系部,公司以处在窗口期为由,截至7月15日,未予置评。

2

业绩与股价双杀

叶澄海的人生,堪称激荡,从广东省高官到下海创业,从泰嘉一战成名到信立泰上市,纵横商场几十载。如今77岁的叶老,膝下一对子女。儿子叶宇翔,任公司总经理;女儿叶宇筠,任公司总经理助理。

姐弟俩走向台前,最大的改革,就是开拓新药。信立泰开启买买买模式,先后购入比伐卢定、阿利沙坦、复格列汀等。公司策略很简单,先做心血管疾病的仿制药,赚到钱再买其他疾病的仿制药,如果赚到很多,拿一部分收购创新技术企业。

仿制药与创新药,是国内药厂的路线之争。前者研发资金少,注重营销端的下沉,后者大量资金沉淀在研发。

叶澄海的成功,有着时代深刻的痕迹。他选择仿制药,在新医改前,凭单款药物足以披荆斩棘。膝下子女的开拓,只是沿袭父亲思路,做仿制药的条线扩充。无论黑药白药,卖得出去就是好药。

然而,带量采购的新政出台后,信立泰的既有模式,被严重挑战。

2019年9月,公司明星产品泰嘉,在集采试点扩围的竞标中,因报价过高,惨遭出局。泰嘉功效为预防血栓,早在2000年左右,叶澄海就仿制赛诺菲的波立维,引入国内。

失标之前,泰嘉是信立泰的生命线,是叶澄海打下的坚实江山。过去几年,公司曾表示药物的市场占有率超50%,因此从出局起,公司股价就进入下跌通道。

反馈到财务数据上,去年公司营业收入44.7亿元,同比下滑3.9%,归母净利润7.15亿元,同比下滑50.95%;两项指标在今年一季度难掩颓势,降幅各达27.13%、53.33%。

信立泰失守的阵地,被正大天晴、科伦药业迅速抢占。泰嘉成了公司的风暴眼,业绩与股价被双杀,人员构成也发生巨大震动。对比前两年报告,公司去年销售人员减少442人,特别是泰嘉条线的销售,被曝出大量离职。

3

三个思考

翻开信立泰2019年报,反思与救赎,在字里行间若隐若现。虽未明确给出路径,但药物管线、业务结构,叶澄海家族给出了思考。

第一个思考,公司表示未来的主打产品,将聚焦创新药、高端仿制药。

这条路,已经清晰可以看到信立泰在着手改革。去年报告显示,公司同比减少26个在研项目,如进入临床阶段的抗肿瘤药物、抗生素等。砍掉的那些药物,大多市场竞争充分,已处于红海市场。

选择这条路,有行业大势所趋,也有无奈之举。家族姐弟俩此前购入的仿制药,始终无法与泰嘉的贡献相提并论,这才导致失标让公司陷入业绩与股价的双杀。

主动梳理药物管线,又涉及到创新药与仿制药的路线之争。尽管叶澄海家族将两者放在同等地位,长线布局13款创新药,但短期看,仿制药仍为主攻方向。

这就是第二个思考,公司表示因集采颠覆了竞争模式,仿制药越来越不需要销售推广。言下之意,内部销售岗位规模,仍有继续优化、裁员的可能。

对此,《投资者网》就是否未来继续裁员销售的问题向公司求证,截至7月15日,对方未予置评。

第三个思考,公司没有体现在年报里,但是火烧眉毛、最为关键。

6月24日,上海召开第三批国家集采座谈会,又一轮竞争拉开帷幕,各方暗流涌动。信立泰拟竞标的三款药物,皆为仿制药,直接竞争对手有正大天晴、石药集团、复星医药等。

因为各家药厂的药物疗效大同小异,因此可以预见,价格又成为战局的决定性因素。如何标价不再与集采失之交臂,决定了这只白马股的复兴。

对此,《投资者网》就集采竞标的问题向公司求证,截至7月15日,对方未予置评。(思维财经出品)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