移动版

集采冲击波:信立泰净利润腰斩

发布时间:2020-06-01 13:55    来源媒体:和讯

本报记者 陈婷 曹学平 深圳报道

第三批国家带量采购已进入倒计时,而此前两次采购带给传统仿制药企业的冲击仍在发酵。

近日,深圳信立泰(002294)(002294,股吧)药业股份有限公司(002294.SZ,以下简称“信立泰”)核心产品线泰嘉(商品通用名:硫酸氢氯吡格雷片)被曝出裁员的消息。值得注意的是,2019年9月,泰嘉未能获得第二轮“4+7带量采购”中标资格。

2020年5月25日,信立泰方面对《中国经营报(博客,微博)》记者表示,进入集采后,2019年,氯吡格雷销售团队已进行了一些调整:在征求员工意见前提下,该团队的部分同事转入血压、特药等团队;同时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,部分人员经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。目前公司推广团队较为稳定,部分人员出现变动属于正常的人力资源运营管理范畴。

调整架构之外,是信立泰自2019年第三季度以来净利润持续下滑的局面。2019年全年及2020年一季度,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均同比减少超过50%。

信立泰方面告诉记者,公司的主要精力正集中于创新产品的推广及研发;除了药品,信立泰还积极将主业优势拓展延伸至器械领域,实现药械间的战略协同。

裁员风波

在2018年年报中仍被信立泰视为“核心产品”的泰嘉,2019年年报中该称号已不复存在。

尽管如此,泰嘉所在的制剂品类2019年毛利率为86.42%,营业收入占比为84.5%。而据光大证券(601788,股吧)估算,泰嘉2019年的收入近30亿元,属所有产品中最高。年报显示,公司2019年的整体营业收入为44.7亿元。

公开资料显示,泰嘉是国内第一款赛诺菲公司抗凝血原研药波立维的仿制药。信立泰方面披露,泰嘉是抗血小板凝聚首选药物、国家二类新药,其主要规格25mg、75mg均为首家通过一致性评价。过去1年,曾在2018年底独家中标首批氯吡格雷“4+7带量采购”的泰嘉在2019年9月第二轮集采中却因报价太高而出局,其余3家企业中标。

根据集中采购相关政策,实际中选企业为3家,约定采购量为首年约定采购量计算基数的70%。此外,中选企业为3家的品种,本轮采购周期原则上为2年,采购周期视实际情况可延长1年。这也就意味着,泰嘉在此后的2年~3年时间内只能在剩余的30%市场份额中寻求业绩突破口。

信立泰方面曾在去年11月份对本报记者表示:“泰嘉在渠道方面几乎全覆盖,又具规格方面的优势。就中标与不中标而言,影响有限。”只不过,公司在今年4月11日发布的2019年年报中坦言,2019年四季度,受联盟地区药品集中采购于2020年开始执行的影响,医院终端备货、库存调整,营收和利润亦有一定下降。

今年4月,第二批集采在多地正式执行。而就在5月19日晚间,网络上顿时传出泰嘉裁员的消息,彼时有不少声音称如果消息得到证实,也是意料之中的结果。

对此,记者向信立泰方面核实,公司并未表现出否认态度,其称:“随着带量采购在全国迅速推广落地,药品的销售模式已发生了深刻变革,创新产品将成为企业未来的主要方向。基于对行业趋势的判断,公司近年来不断优化销售团队、调整架构,构建适合未来创新产品推广的销售团队。”

针对泰嘉,信立泰方面表示,进入集采后,2019年已对团队进行了相关调整,部分同事转入血压、特药等团队,部分人员经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。

事实上,对比2018年及2019年年报可知,信立泰的销售人员已减少了442人,是人数减少最多的岗位。

净利润腰斩

除了裁员,信立泰在过去1年还相继终止了部分临床阶段的抗肿瘤生物类似物、抗生素项目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信立泰方面曾表示:“创新产品及专利产品或竞争不充分的高门槛仿制药(如生物类似物)将成为未来企业的主打产品。”对于终止项目包含抗肿瘤生物类似物的原因,信立泰方面仅对记者表示是基于政策、行业、市场情况所做的决定。

只不过,投资者对此更为关心的是终止项目会否存在被出售转让的可能。3月10月,信立泰方面回复称:“拟终止项目已在不同的临床阶段,如有适时的机会,公司将会考虑授权或转让。”

事实上,信立泰终止上述项目已经导致了2019年的开发支出较2018年末下降1.73亿元,研究费用同比增长87.37%至7.63亿元,进一步削减了公司净利润。

记者查看季度数据发现,信立泰的业绩自2019年第三季度开始恶化,第四季度净利润为负。2020年一季度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.66亿元,同比下降27.13%,净利润仅有1.5亿元,同比下滑53.33%。信立泰方面解释称,这是由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,产品的医院准入受到影响,同时医院门诊量急剧下降;另外,受联盟地区采购招标及价格调整影响,业绩有所下降。可见,在集采中“丢标”的副作用仍在发酵。

与此同时,记者留意到2019年上半年,信立泰增加了一笔0.94亿元短期借款,这是公司自2009年上市以来首次在短期借款科目上有所反映。2019年,信立泰的短期借款余额为1.24亿元,2020年一季度增加至1.76亿元;长期借款从2019年底的1.59亿元增加至2020年一季度的2.87亿元。

这些负债的增加是否为公司迫于盈利下滑压力所致?信立泰方面对此予以了否认,其表示公司账面存在的借款大部分为并购贷款,以及少部分流动资金贷款,并称适度的财务杠杆有助于提高经营效率,符合公司结构化融资安排,且公司具备较好的偿债能力,风险可控。

不可忽略的是,信立泰盈利增加乏力还有众多新产品仍处于研发阶段。公司方面对记者表示,信立泰的主要精力正集中于创新产品的推广及研发。除信立坦(商品通用名:阿利沙坦酯片)外,目前公司还没有成功上市的创新药。光大证券研报指出,估算信立坦2019年的收入为3.5亿元。

信立泰方面向记者披露,公司自主研发的抗心衰、降血压创新药S086现已进入II期临床阶段;抗心衰创新药JK07在美国已获FDA批准,正在开展I期临床试验,国内也将启动IND申报工作;两个2类新药降压复方制剂也将陆续进入临床;此外在骨科、降糖、抗肿瘤等领域均有创新项目处于不同研发阶段。信立泰方面预计,未来每年均有2~3个产品进入IND申报。

求生谋变

在带量采购中中标,将意味着该企业在市场中占据更主导的地位,而药品品种进入带量采购的前提是通过一致性评价。在线药学数据库系统Insight统计,截至5月21日,所有通过/视同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品种数共有271个(涉及865个批准文号)。与之作为对比的是,截至2019年7月30日,仅有230个受理号获通过,涉及87个品种。随着政策的深入,企业开展一致性评价工作的积极性也在不断提高。

另一方面,带量采购对依赖单品的药企也造成诸多压力,部分药企为求生谋变。

德展健康(000813.SZ)子公司北京嘉林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阿乐(商品通用名:阿托伐他汀片)在2018年底成为首轮集采中标产品之一。在产品大幅降价的情况下,阿乐2019年的营收为17.75亿元,同比下滑46.06%,而母公司实现净利润3.37亿元,同比减少63.79%。在2019年的第二轮带量采购扩面中,阿乐也未能中选。

华东医药(000963.SZ)的卡博平(商品通用名:阿卡波糖片)同样落标国家第二批药品集中采购。5月22日,华东医药(000963,股吧)方面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,今年二季度,阿卡波糖片集采结果在全国陆续落地,销售端受到一定影响,但阿卡波糖片集采以外的市场(包括基层和社区市场、民营医院、OTC市场)仍有很大发展空间,公司在基层、院外和零售市场目前仍保持较快增长。

信立泰方面则对记者表示,除了药品,公司还将积极布局,把主业优势拓展延伸至器械领域,实现药械间的战略协同。其披露,公司脑支架已进入申报生产阶段、左心耳封堵器处于临床随访阶段,以及国外引进的雷帕霉素药物洗脱球囊、腔静脉滤器等一系列产品正处于不同的研发阶段。2019年,信立泰的医疗器械实现收入6881万元,同比增长233.53%。

(编辑:曹学平 校对:颜京宁)

(责任编辑:何一华 HN110)

看全文

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